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
外文版
繁体中文

星辰文艺丨何旭:走龙山(散记)

http://www.e23.cn2020-12-16星辰在线

    摘  要:旅程在冬日里一个周五的清早启动。这回,我们坐上动车走龙山。这对于我来说,还真是一次新体验。

(龙山八面美胜画)

星辰文艺丨何旭:走龙山(散记)

  ( 龙山县八面山景区是湘西地区客流量第二大的景区,站在山顶,云山相绕。)

  (一)

  旅程在冬日里一个周五的清早启动。这回,我们坐上动车走龙山。这对于我来说,还真是一次新体验。

  我按时来到八方山站,随长沙宣传系统组成的文旅资源对口帮扶工作队去龙山。八方山站,是长株潭城际铁路站的一个边站,就在长沙市府北头金星大道旁。从这个站出城往西,不再叫城际铁路,而变成动车的一个车次,直达湘西龙山。

  龙山不是我的老家。但我对它不陌生。与一般人不一样的是,龙山给我最深刻的印象,不是奇异的风景、独特民俗、可口的美食,而是极其遥远艰辛的旅程。三十年来,我有不下数十次的龙山行。龙山有我不少的同学、朋友和师长,有爱屋及乌的缘由。还有就是有工作关联,省城与龙山有长达二十六年的对口帮扶关系,我得以有机会不间断地公差前往。眼前景虽好,却不及故事醇厚有味道。

星辰文艺丨何旭:走龙山(散记)

(颇具少数民族风情的蜡染服饰。)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电视剧《乌龙山剿匪记》火爆,我认为,龙山因此为现代社会关注。虽然这个“乌龙山”取名借了点“乌托邦”的意思,但我以为这是作家在玩此地无银的技法。解放前,湘西多匪,龙山当然更甚,何况作者采风、拍摄地多在龙山,不是龙山能是谁?

  八零年代中,我考到湘西吉首读大学,认得一帮龙山人。这帮人那是特别的抱团,惹不起,谈朋友,争球场,食堂排队,看电视坐位子,都有可能得罪一个进而得罪一帮。我们系几个龙山学生因为在教工室看电视,与一个脾气大的年轻老师发生口角,闹得不可开交,龙山同学连他们夫妻的课都抵制,可见龙山人之厉害。

  我一直在思考龙山人的特点,似乎有点明白了。龙山,在中国版图里那是特别地内置,封建王朝里那是天高皇帝远,土司制度盛行几百年。湖南西北部最偏远,与湖北来凤一河之隔,两县城毗邻,河上有团结桥,早些年全国都有名。早先去一趟龙山,那是极其不易。从桑植过去有一条极其难走的公路,从永顺过去有一条国道,从长江边经恩施、咸丰、来凤到龙山,也有一路况很差的公路。这是我经历过的通往龙山的路,有些路走了不下数十次,印象深刻。当然还有一些在县境绕行去县城的简易路,如经保靖、里耶到龙山等。地域的相对隔绝,造就文化高度自认,谁惹龙山就跟谁拼命。贺龙长征,就在龙山茨岩塘拔营而去。血性龙山,可见一斑。

星辰文艺丨何旭:走龙山(散记)

(八面山燕子洞。)

  跟龙山人打交道,拨开他们薄薄的防护铠甲,那就是进入一个极其有温度的人性世界。秦时里耶,那是当年的洞庭郡迁陵县,对广袤辖区发号施令,遗传下的一切自有章法。龙山的文化,那是丰富多彩,吴骚们的后人,擅长山歌、舞蹈、锣鼓、诗文。龙山现代出文人,写小说的有蔡测海,写诗的有阿贵,大学者凌宇等。除此外,龙山人特别显得孔武有力,世界级运动员也出了几个。那时州里举办篮球赛,我对其中一个黑汉印象深刻,我惊呼为铁匠,有点像多年后我认识的NBA里的某铁汉味道。龙山人大块吃肉,大腕喝酒,那是不在话下,外面的朋友来,那就是好酒好肉地陪你三天三夜。我就认识了一批这样的龙山人,舍命陪朋友,我到省城后,凡有省城朋友去龙山,我也给龙山朋友说一声请他们关照或接应。结果,朋友们回来都是大发感慨:太热情了!我自然晓得。在湘西州工作的那些年,大家最愿意的出差地(那时没有旅游目的地一说),就是龙山。

  走龙山,无论你乘坐大巴还是自驾小车,都是一件艰辛的事情。上大学那时节,听龙山同学说,从县城到州府吉首,长途汽车要从天亮跑到天黑,晕车的会磨死去。路上还容易出大小交通问题。后来,就有一年春节,返乡大巴车在临近县城的下坡翻了,死了几十个!我后来自驾去龙山看朋友,经过这个死难警示碑处,还心有余悸。汽车几个小时爬到峰顶,然后又是一脚刹车直达山脚,任是钢铁也受不住啊!我不知道蜀道难在哪,但我知道走龙山是一件很苦的事情。

星辰文艺丨何旭:走龙山(散记)

  (八面山景区已经建立了以帐篷、房车、民宿为特色的综合旅游居住区。)

  做梦也没想到的事,动车如今开进龙山。我们终于可以在现代交通工具上悠哉乐哉,外面是寒冬景象,车里温暖如春。我除了偶尔参与大家兴致很高的“动车会议”,就是静坐一旁,在手机上写这些回忆的文字。

  龙山不再遥远,不再与都市隔膜。扶贫结对子,龙山与长沙成为最铁的亲戚。龙山县城有很多项目,都是长沙援建,有些冠以长沙名号,如长沙路、惹巴拉风雨桥等。两地结对帮扶,长沙工作队员一茬茬去过不少。数年前,曾为工作队一兄弟送行,在八面山下把酒临别。他们直把他乡当故乡,此去经年,龙山日益现代。动车如疾兔。才四个小时,我往外一看,已到龙山。从长沙到龙山,因为动车,拉得很近很近了。有点像体验时空穿梭,恍若隔世。

  (二)

星辰文艺丨何旭:走龙山(散记)

(龙山雪景。龙山文旅局供稿)

  次日,晚上九点。

  我们一行是下午五点半乘坐巴士上得八面山上。龙山八面山我早知道,走进里耶,就会看到一座云雾袅绕的山台,就是它。我也是第一次到顶上来。既然是第一次,我就不做装相写美文了。你用度娘一下,全知道。懒惰的,听我说一个大概,也就知道了。它与湖北、重庆接壤,天气好的时候,据介绍看得见重庆的酉阳县城。上得山来,我的手机上果然飘来一些湖北和重庆的短信,也是欢迎你到他们地界的。什么叫夹道欢迎,这就是了。

  八面山,是一个高山台地,海拔高度超过1400米。台顶上是高山草甸和灌木,面积达50多平方公里,四面八方都是陡峭的岩壁。山下里耶古镇海拔200米,绝对垂直高度这样大,稍有地理常识的知道,这意味着山上山下小气候千差万别。这山上早早就下过一场雪,以至于很多雪堆在营区各处。有别于其它高山台地的是,这八面山上泉水四季喷涌不断,每日约有数百立方,是可以开展谷物果蔬种植的,说是现在就生产一部分反季蔬菜专供长沙市场。早先设公社或乡机构,二、三千人的居住山上。现在,山上开展文旅服务,已经有了帐篷营区和自驾房车营区,倒是不愁水源。

星辰文艺丨何旭:走龙山(散记)

(篝火晚会现场。)

  晚上,寒风中闹热的篝火晚会过后,我一头钻进属于我的帐篷。帐篷宽大整洁,有温暖的木地板,帐篷被山顶疾风拍打得砰砰响,听天气预报说,明日山上就会下第二场雪。我还冲了个热水澡——我原来担心会不会水量不足,没想到比长沙家的热水量还大得多。寒意顿时消弭。山上的移动信号很好,微信里,有朋友问这问那,因为我发了第一条杂记的缘故,引起不少人的注意。有个钢琴家问:八面山远不远啊。我请她仔细看第一条杂记的介绍,并且告诉她,八面山上的帐篷里,还有钢琴,这应该是湖南摆放在海拔最高位置的钢琴,这是多浪漫的事。如果你自驾,那就导航吧,不用我啰嗦了。另一个朋友则表示羡慕嫉妒恨,他七十年代随州歌舞团上山,向当时的解放军哨所慰问演出,那时是没有公路的,演出的队伍得一步一步走上来的。这八面山上曾经的哨所,上山过程中,同车的县委同志就介绍了,再次被印证存在。八面山上,有一个燕子洞,直到1957年,才在这里把湘西的最后一股土匪清除。六十年代,台湾方面空投过两名特务,首选地就是八面山,只是这两名特务落地不准,落到了八面山之外的地方,因此,一降落就被擒获。八面山上所以有了哨所,后来才撤除。八面山之传奇,可见一斑。

星辰文艺丨何旭:走龙山(散记)

(里耶古镇遗址入口。李锋 摄)

  八面山是险峻的,当然也是生存环境极度艰苦的。我有两湘西好兄弟,是里耶人,后来都成了山里飞出的鹞子,去吉首了。同车的龙山县委的负责人,是我的大学师兄,也自然认识我这俩兄弟。一个叫阿贵的,诗人,传媒人,最喜欢写白河,也就是里耶城边这条酉水,2017年秋天离世走了。我第一次颠簸到里耶的那刻,大约是他离世前一年,里耶刚大水消散,我带队采访到此。我在镇上给他电话,说到他老家了。他吼道,要不要他安排饭。我说要个卵,我就是到了你老家,都忙得很,免了。这个电话,如今不用打了。

  汽车快上顶的时候,这位师兄说,我们会经过省报湘西站长彭业忠的老屋,他就是真正八面山上的人。我想象着兄弟少小的生活场景,心头一热,一个电话拨过去,那头接电话也是高声大气,晚饭前,吉首那头是人声嘈杂,估计是周末活动刚开局。他听说我这头有师兄同行,估计用不着他操心。算逑了。而我,只要每次打给朋友的电话,都有人这么高声大气的来接听,那就够了!

星辰文艺丨何旭:走龙山(散记)

  (惹巴拉景区的摆手堂,每逢土家节日,来这里跳摆手舞的村民和游客会非常多。)

  昨日下午,去了太平山,也是在做旅游开发,斜靠在山体的高空电梯,很是特别;又去了茨岩塘,瞻仰红色旧址。今天一早,从县城过来,先到惹巴拉,也就是土家语的美丽地方。因为去过了两次,不再新奇,这次仅仅拍了风雨桥。过风雨桥的时候,龙山旅游局的同志随口就说,这是当年长沙来的夏书记修的桥。说者无心听者有意,她自然不知道我是否认识夏书记。夏书记早先也是援助龙山的一位长沙官员,代职副书记。一件事情做好,留下来,就是一道风景,就是一个值得念叨的记忆。

星辰文艺丨何旭:走龙山(散记)

(乌龙山大峡谷鲢鱼洞。李锋 摄)

  走马观花,还看了乌龙山大峡谷,远观了飞虎洞 ,乘船进鲢鱼洞看了爱情沙滩。本来要去惹迷洞的,路程太远时间排不过来,只能留下一个遗憾。这些地方,上个世纪末我在湘西州做新闻干事的时候,基本都去过,只是那时候还不叫乌龙山大峡谷这个名字。那时候,其实就打算把这些旅游资源推出去,隔壁的张家界旅游那么红火,智慧超强的龙山人,未必不晓得?只是龙山交通实在太不方便,别说长沙,就算游凤凰、张家界、芙蓉镇的游客能被引流些来,一天盘山路颠簸到龙山,再到乌龙山皮渡河或里耶八面山,那又是一个晕天晕地的旅途,下得车来,路都会走不稳,还享受旅游个啥?而现在到八面山,再无天堑,迎来八方客真是时候到了!

星辰文艺丨何旭:走龙山(散记)

  (秦简博物馆镇馆之宝。除标注外,图片均由星辰全媒体记者 覃翊、黄超/摄)

  立在八面山谷口,里耶就在烟云下。秦时三十六郡中的迁陵县,也是气通山河。近些年,出土数万枚木质秦简,又是蜚声中外。县旅游局有个女同志,在里耶古镇上指着一处房屋说, 那是她的老屋,她就是在那屋出生的,后来卖了,谁也预测不到里耶的今天。她少年时代的里耶街道,没有下水道,没有磨石板,墙顷屋破,本世纪初,一个木屋买卖还只有几百块钱,屋场连同菜地那是顺带赠送。而现在的里耶,那是一片繁华,重现的何啻是“小南京”光彩!里耶八面山,现在已经与长沙,乃至世界一线牵起,通过发展文旅,在特色文化的强力吸附下,又会书写什么样的传奇呢?

  2020年12月16日定稿于长沙马栏山

  【作者简介】

  星辰在线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、总编辑。

  【来源:星辰在线】

作者:何旭   网络编辑:杨甜梦子

浮世绘

免责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舜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